相关文章

高温下的坚守 临沂陶瓷窑炉工人在60℃高温中工作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zcatjx.com/

  陶瓷窑炉工人在60℃高温中工作 进车间先“喝一气"藿香正气水

  将煅烧好的陶瓷产品从传送带搬下来,将未煅烧的陶瓷毛坯搬到传送带上,这个工作看起来轻松,但是如果加上一个60℃以上车间这个条件呢?

  今年33岁的沈祥亮是临沂市银凤陶瓷有限公司的一名普通窑炉工人,他工作的窑炉车间是温度最高、条件最艰苦的车间,他的工作听起来很简单,实则非一般人可以承受。

沈祥亮正在整理要煅烧的毛坯,汗已经浸透了他的衣服。

  沈祥亮告诉记者,陶瓷窑炉车间有两个均温高达1300℃以上的大窑炉,即便是在冬天,车间内温度也在40℃以上,而到了夏季,车间更是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“火炉”,温度最高时可达60℃以上。

  “陶瓷煅烧后需要强制冷却才能出窑,由于最靠近窑炉,我工作的环境温度算是整个生产线最热的一段,温度差不多60℃以上。”沈祥亮说。

  还没迈进车间门,就能感受到汹涌的热气扑面而来,进车间不到1分钟,汗就顺着后背流下来。在闷热的环境中,似乎全身的器官都发动起来开始排汗,鼻尖、脖子、前胸、后背都在排汗,每隔几分钟,沈祥亮就用肩上搭着的毛巾擦擦汗,而这条毛巾由于总是被汗水湿透又被高温烤干已经有些发硬。

  “冬天这个温度还好,穿短袖很舒服,夏天虽然有冷风机,但还是热,工人都在进车间之前先喝上一支藿香正气水,然后再喝绿豆汤,500ml的杯子,我差不多每天要端8趟绿豆汤。”沈祥亮说。

  鲁南商报记者 孙飞霞

  快递员刘刚:烈日下与时间赛跑,汗水湿透衣背

  除了要对抗高温,快递员还要与时间赛跑。在烈日高温下奔波,快递员刘刚的消暑工具只有一条搭在肩上的毛巾,因为其它的消暑方式可能会拖延他送快递的时间。通常情况下,身上的汗水顾不上擦,衣服就没干爽过。

  刘刚是市区百世快递的快递员,每天早上7点,他来到营业网点,分拣好当天要派送的快件,8点钟,刘刚便开始了一天的奔波。不到一个小时,本来干爽的衣服就被汗水湿透了,然而,刘刚根本顾不上擦汗换衣服,通常他只是在肩上搭一条毛巾,用来擦脸。

  “汗水淌到眼里,眼睛根本睁不开,骑车就受影响,所以毛巾主要用来擦脸上的汗水,其余地方的汗根本顾不上擦。”刘刚说,他是东北人,向来不怕冷,冬天冒着严寒送件对他来说没什么,但夏天高温对他来说确实是一个挑战。

  从早8点到晚7点,除了中午草草吃顿饭,刘刚几乎一直奔波在收发快件的路上,时间多达10个小时。虽然高温下奔波是件很不舒服的事,但也有一些温情的事情让他感动。“有时候送过去快件,收件人会递到我手上一瓶冰的矿泉水。”刘刚说,但也有时候淌了一天汗水却因一个投诉而白干了。

  今年30岁的刘刚还没有成家,送快递的路上有喜悦也有苦恼,但他说没想过放弃,原因很简单:为了生活。

  鲁南商报记者 崔洪英

  供电运检员:烈日下挥洒汗水 保障市民家中清凉

  7月24日中午12点,一天气温最高的时候,国网临沂供电公司配电运检室几名运检人员冒着高温抢修线路,他们在炎炎烈日下挥洒汗水,只为保障市民在家中都能享受一丝清凉。

  夏季高温开始以后,电网运检工作也是一年中最忙碌的时间,工作人员遇到紧急突发事件要第一时间赶到现场,出现线路温度过高要及时检测确保稳定运行,而随着市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用电量的不断增加,他们的工作量一年比一年重。

  在沂州路与平安路交会处东,运检员郇昌芦要爬上电杆检查线路,穿着厚实的工作服,带着安全帽,抱着已被晒得发烫的电线杆,他一点点地爬到最高处,中午太阳光线强烈,郇昌芦抬头作业时,眼睛被强光刺得有些睁不开眼,不时有汗水流进眼睛里,他只能强忍着不适坚持完成作业。

  10分钟后,他从电线杆上下来,卸下身上的检修工具后,记者发现,他厚实的工作服被汗水浸透,豆大的汗水从后脑勺、额头上滑落,对于郇昌芦来说,夏日里这样的情形已经成了一种常态。

  “我们工作基本是在户外,对我们来说没有高温天气,只要有需要我们就第一时间赶到现场。”运维一班班长徐宝良说。

  直到中午1点左右,运维工作结束,几名工作人员才吃午饭,由于忙着工作,这也是他们当天的第一顿饭。

  通讯员 先敏 赵辉 鲁南商报记者 李晖

  消防员:身穿30多斤重防护服外出救援

  24日下午4时许,汶河路消防中队接到一处疑似火警的警情,消防员接警后一分钟内出车,在短时间内穿戴好战斗装备,也是对消防员的考验。消防员套上靴子、穿上战斗服、佩戴腰带和带好头盔,整套动作要一气呵成。

  据汶河路中队中队长李涛介绍,消防员基本战斗服加上装备,整套衣服的重量在30斤左右。消防员在参与救火时衣服洒上水,重量还会增加。而现在消防员的基本灭火防护装备,不仅服装重,而且密不透风,夏天穿在里面十分闷热。

  “这些装备就相当于棉袄,不透气不透水。”李涛告诉记者,即使是室外温度达到37摄氏度,消防员的装备也是一件也不能少。到了事发现场开始救援,一活动就会大汗淋漓。

  前几天一居民家小院着火,消防员赶到现场救援。等火势基本控制后,一名光膀子的大爷就上前和消防员聊天,“这大热天的,我们在外面站着一动不动都直淌汗,你们还穿着这么重的衣服救援,真是辛苦啊!”

 鲁南商报记者 王晓